2023无弹窗无广告黄到下面流水的600字作文

时间:2023-06-06 14:50来源:未知作者:露露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 “...”神经病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范姜打来电话,公司里出了点事,赫赫有名的视后邓梦兰在片场吊威亚不慎出事,从三楼高的地方摔落紧急送医,医生那边给出的情况不大好,可能伤了脊柱,人要瘫痪,并且当天正好有粉丝探班,网上消息瞬间爆炸了。

    范姜说:“邓梦兰如今粉丝量上亿,公司挖来的头号招牌,祖宗你跟她之前不是也有一点交情,这次牵扯人很多,你最好出面来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他必须得去公司开个会,把这事处理好。

    左右现阶段也没人会来抢人,顾时州便趁着姜暖暖还在睡觉,给她预订好了中餐,出门办事。

    临近11点,姜暖暖才挪着酸软的腿起床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,这是二爷让我们送来的中餐,您看看合不合胃口,我们带了厨师来,不行可以现点现做。”

    戴着厨师帽的中年男人冲着她和善一笑。

    姜暖暖轻咳两声,“不用这么麻烦,就这么吃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接起来,顾时州就问:“吃饭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正好送来。”她回答完,又问: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邓梦兰片场出事,摔断了脊柱,我来公司处理。”顾时州轻飘飘的说:“你乖乖在家,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姜暖暖还记得邓梦兰这号人物,之前为了钓顾时州参加综艺碰见她,人还不错,结果碰上这事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慢慢来。”姜暖暖说:“我吃完再睡会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我让你累坏了,我让他们准备了润嗓的糖水,记得喝。”顾时州轻声笑的坏,还隐隐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服务姜暖暖的女人正好将那一罐子润喉糖水拿来给她,并且暧昧解释,“枇杷糖水,润喉下火。”

    “挂了。”她果断掐断电话,耳根微红。

    一整个情况严肃的会议桌,唯有顾时州勾着唇角放下手机,指腹还在上面来回摩挲。

    昨晚,嗓子累坏了。

    好、好大的信息量。

    范姜在身后重重咳了一声,想叫他别炫耀了,他才将注意力拉回来,勾起的唇角放下,“不好意思,一点家事,继续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吃了饭,姜暖暖在客厅里坐着看了会电视,无意看见曾经杭盼夏为自己工作室拍摄的那只广告,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家甩手公司在外头营业呢。

    好久没去看看了,上次被斐堇召带走,她也没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顾时州的人在中午边就送来了新衣服,姜暖暖换上后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时隔一年再见到曾经的老板,路锦人都愣了下,随之而来就是一波盛大的欢迎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!”路锦激动的抱住她,“你不在的这一年被大佬藏到哪去了?我都快累死了!”

    姜暖暖笑着跟周围许多陌生面孔打了招呼,随后跟着路锦去了她原来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,斐总也让我一直保留了你的位置。”路锦说。

    姜暖暖问:“都还顺利么?他对你们都好吧。”

    路锦点点头,“我原本还担心换老板了会跟着调整我们原先的内部运营模式,但好在斐总给了我们足够的发展空间,还将奖金翻了一番,他唯一对我们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别毁了你留下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姜暖暖笑:“是他会做出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不过原本她只是觉得他向上前行的艰难,背后又无人作为支撑,自己这点钱可为他助力一次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你回来了,我们总得聚一聚,你多认识一些工作室的新面孔,尽快熟悉。”路锦理所当然的认为她会重新回来工作。

    事实上姜暖暖想要拒绝的,却意外在这碰见了柏梁。

    他敲了敲门,倚在一边,“打扰,介意我先来定做个珠宝么,姜小姐?”

    顾时州那头的好友,路锦也隐约听说过一点,来头不小,她转头用眼神询问姜暖暖,后者向她微微点头,“晚点再聚,我和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她坐到沙发边,请他坐下,“真是来订做珠宝的?顾时州不在我这,邓梦兰出事你应该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来定做珠宝的,再过段时间夏夏过生日。”柏梁说:“我看她只戴你们工作室的珠宝,想为她单独定做一个。”

    姜暖暖微微挑眉,好奇起来,“你们复合了?”

    柏梁目光微凝,面色稍淡,“没有,你和她之前不是有过交情么,她喜欢你的珠宝,你应该能设计出一副她喜欢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她跟了你这么多年,你一直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啊。”姜暖暖算是看出来了,这位情场浪子依旧没追到有骨气不回头的杭盼夏。

    对方一直戴自己的珠宝,八成只是因为是自己的代言人吧...

    柏梁没有反驳她,点了根惆怅烟,“这事我也认错,可人已经不需要我了解,我反过来缠了她不过两年,比起她等我的时间来说她不回头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她有新欢呢?”姜暖暖好奇问。

    柏梁当她的面折烟,“别乌鸦嘴,我会宰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。”他说:“你回来这点时间里她有没有联系过你,自从她把我拉黑,我连朋友圈都看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姜暖暖还真好长时间没联系过杭盼夏,按两人的交情,自己帮过她,她确实会关注自己一些。

    她大发慈悲点开了微信,没在杭盼夏的消息栏里看见新信息,倒是无意在通讯录里看见了一条陈年好友请求。

    我是杭盼夏。

    她为了躲柏梁的新号吧...

    他还挺惨。

    姜暖暖点了同意,发去问候后,又点开了她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3分钟前刚有一条新动态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和酒桌,还有一张哭泣表情包。

    姜暖暖问:“她现在跟你没有关系后,你没有明着在护她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,那也得给我机会。”柏梁自嘲,“她现在提我的名字,都得吐。”

    姜暖暖将手机举过去,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柏梁定眼一看,沉了脸迅速起身“俱乐部,她一直不爱跟我惹上事,你打个掩护陪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顾时州的好友,杭盼夏人也好,姜暖暖略一思忖,给顾时州发了消息,让他完事来接自己。

    路锦说要一起出去玩,这事也正好解决了,全场消费由柏公子买单,替人省下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工作室一关,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出发。

    晨星俱乐部作为陵港的顶级娱乐会所,在姜暖暖失踪后的一年中,顾时州单独一层开设了消费较低的公共酒吧,成为当地蹦迪玩乐的热门首选地。

    这里面,同样汇聚了不少想钓顾时州从中狠狠捞一笔的女人。

    毕竟他在这的出场率最高,且每次都不是空手而归...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桃子育儿网-体贴的中文育儿网站

Copyright © 2021-2022 桃子育儿网(www.zqytz.net)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202117554512354857号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删除